今朝有酒喝光光

【杰/海X你】送命题

-半夜睡不着写的傻屌文

-背景大概是现代·圣杯战争后?

-写完后我都不知道主角是男还是女,于是用了第二人称


------------------------


“喂,假如老子和那个混蛋一起掉河里了,你会救谁?”

正在喝牛奶的你听到这个问题差点把口中的牛奶喷出来:“咳咳咳……你在哪看到的这个问题……你不觉得角色反了吗?而且我完全不会游泳啊!”

“之前在网上看到的……啧,你别管那么多,赶快回答我。”

掺混打岔糊弄过去的战术失败了。你本想再吐槽一句“博士掉水里了难道海德你还能站在岸上?”,但当你咳嗽完抬起头时,你发现你的从者正面无表情的盯着你,脸上没有日常出现的疯狂笑容,完全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在猩红眼眸的注视下,你冷汗直冒,恨不得流下悔恨的泪水——为什么你会让他接触电脑。

现在想这些都太迟了,但你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这可是不折不扣的送命题。

 

救你。

求生欲促使你这么说,但你并没有开口。也许杰基尔还在沉睡,并不会听到你们的对话,当他出来后再问这个问题时你还可以把这句话重复利用,做个彻彻底底的渣男/女——虽然以他的性格绝对不可能问——但是你仍不想这样回答。

此时此刻,你已经完全明白海德想问的究竟是什么了。并不是掉进水里先救谁这样的世纪难题,而是更为残酷的问题——你希望谁活下来。

杰基尔与海德,善与恶,光与暗,表与里。他们厌恶着彼此,从海德诞生的那一日起,一分为二的灵魂无时无刻都在并不强壮的身躯内进行较量,直至死后仍是如此。这场战斗终有结束的一天,当斗争结束之时,你能把谁拉出泥潭?

你觉得自己的喉咙都被那一杯牛奶堵塞住了。为什么要在早餐时间说这么严肃的事呢?你小心翼翼地缩在椅子上,觉得继续沉默下去,估计海德要来上一波霸道总裁般的操作了,但你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如果是最初的时候,你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杰基尔。你喜欢他的温柔,喜欢他的善良,喜欢他的聪明,喜欢他的……脸。

你为他的遭遇感到心痛,和他一起为了成为正义的伙伴而努力,全心全意希望他幸福,希望他摆脱困扰……原本是这样的,直到后来你发现,你并不讨厌海德。

你沉醉于理智的翠绿,也沦陷于混沌的血色;你倾听他冷静的分析为之着迷,也跟随他杀戮的步伐燃起沸血;你因他的苦痛哀伤,也为他的孩子气大笑;你欣赏优雅的古典,也随着摇滚节奏摇晃;你和学者一起在午后的阳光下读书,也跟不良青年一起跑到酒吧闹个通宵;你在白天嗅着药剂的味道工作,在夜晚伴着烟草的气息入睡。你……真的能做出选择吗?

你不能。你无视了这个问题,违背了他的愿望,在圣杯战争结束后和他开始了奇怪的交往。被美色所惑也好,男/女人都喜欢黑暗也好,总之你无法像最开始那样做出痛快果断的回复了。

喜欢一个人的两个不同人格,这算是脚踏两条船吗?

你不知道,但你肯定伤害了他,用你那扭曲又冰冷的心,哪怕对方从不在你面前展现出被你在灵魂上拉出的一道道的痛苦伤痕。

杰基尔说过,他已经坏掉了,但你何尝不是呢,有些时候你甚至希望他能更加脆弱的依赖你一些。每当想到这些事情,你都觉得自己坏的彻底,又觉得作为人类这样混乱的个体,同时喜欢善与恶是很正常的事情。

 

最终,在早餐结束的一刻,你做下了决定。你站起身来,抱住感到惊讶的海德,用脆弱的声音说:“我不知道。”

海德瞪了你一眼,你完全不为所动,紧紧贴在他身上,不给他开口的机会:“但是如果真的发生这样的事……”

对不起,请原谅如此贪婪自私的我吧。

“请让我跳下去,一起淹没在水里吧。”

留在你记忆深处的,只有肆意癫狂的大笑,以及饱含忧虑与关心的翠眸。